• 请登录免费注册
您当前位置:企业新闻厅 >> 推荐博文 >> 正文

黄太吉做加盟了 曾经的互联网餐饮们现在还好吗?

  • 分享到: 更多
  • 时间:2017-10-25
  • 来自: 职业餐饮网

   黄太吉做加盟了 曾经的互联网餐饮们现在还好吗?

  已经好久没有消息的黄太吉,开始做加盟了。

  作为互联网餐饮的鼻祖,曾经在微博上多次宣称绝不做加盟的黄太吉,如今也开始发展加盟业务了。

  想当初,以黄太吉、雕爷牛腩等为代表的的互联网餐饮品牌,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火遍全国,拿千万投资,不断刷新估值上限,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商业神话,风光无限。

  面对这种强势冲击,传统餐饮人几乎一夜间就患上了“互联网焦虑症”,对于新事物既恐惧焦虑又迫切的想要学习和融入,于是,向互联网餐饮品牌取经者也是前赴后继,络绎不绝。

  然而,到了2016年,局面开始反转,互联网餐饮品牌开始陆续传出业绩下滑、关店等消息,曾经红极一时的互联网餐饮品牌渐渐趋于沉寂。

  如今,距离互联网餐饮兴起已经5年了,沉寂之后的黄太吉,最终选择做加盟,而,其他的互联网餐饮品牌,现今又怎么样了呢?

  走加盟路线全国开店

  代表:黄太吉、叫个鸭子

  1、三次转型失败后,黄太吉最终选择加盟

  如果说,在互联网餐饮品牌中,最能“折腾”的是谁,那肯定非黄太吉莫属。在开放加盟之前,黄太吉在四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三次转型。

  1)1.0时代从单品切入,欲做中国麦当劳

  2012年,黄太吉横空出世,利用营销迅速走红,不仅让消费者趋之若鹜,还引起了资本的注意,并于2013年完成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彼时,黄太吉的目标是做“中国的麦当劳”。

  但“高富帅煎饼”的新鲜期过后,对于产品等各种争议开始露出水面,门店业绩下滑。

  2)2.0时代“类百丽模式”多品牌矩阵

  随后,黄太吉迅速调整方向,在CBD商圈密集开设新品牌连锁店,这一模式被称为“类百丽模式”,当时,黄太吉以及旗下品牌全国门店总数超过40家,并在2015年6月,再一次获得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

  由于过于冒进,团队、资金、管理等跟不上开店的步伐,所以,很快一些品牌开始倒闭。

  3)3.0时代做外卖平台,以商户集体出走告终

  2015年10月,黄太吉宣布完成1.8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并转型做外卖。

  但是,黄太吉外卖平台将自建外卖派送团队和中央厨房的高昂成本,分摊到商户身上,加上抽成等各项成本,对于商户来说,投入大于产出,所以不到一年,这一次的转型最终以商户集体出走而告终。

  短短四年,黄太吉经历三次转型,但都以失败而告终,曾经的“弄潮儿”渐渐归于沉寂。直到今年的4月份,黄太吉开放了加盟,从长春这类三线城市开始起步,目前,已经进驻了天津、大连、哈尔滨等多个城市。

  2、沉寂两年叫个鸭子回归,计划一年开千店

  和黄太吉一样走加盟路线的,还有成立于2014年的叫个鸭子。

  在刚刚创立的时候,叫个鸭子同样也是风光无限,在上线两个月就完成了600万的天使融资,估值5000万,半年后估值过亿,并成功登上中央电视台《新闻早参考》节目,火遍全中国。

  但,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叫个鸭子逐渐沉寂。

  对此,创始人曲博解释说:“餐饮行业正经历从o2o风口到实体经济的转变过程,‘叫个鸭子’很幸运赶上了互联网餐饮的风口,但时间验证了,在餐饮行业所谓轻资产运营会遇到很多瓶颈,线上品牌需要通过线下实体店去覆盖更多的用户,餐饮行业的实体经营是必然。”

  于是,本次回归叫个鸭子选择走加盟路线,而且曲博宣称要在一年时间里,在全国开出1000家门店。

  转向传统

  代表:西少爷、遇见小面、人人湘

  与黄太吉、叫个鸭子发展加盟不同,西少爷、遇见小面、人人湘已经逐步转向传统,通过夯实内功,逐步在线下铺设直营店。

  1、千万融资后,西少爷稳步开出25家店

  2014年,因为创始人孟兵的一篇自述《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西少爷迅速成名,此后就被贴上了互联网餐饮品牌标签。

  随后一年内,西少爷先后完成了百万级天使轮和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但,西少爷从走红之后一直饱受质疑,孟兵也曾坦言,“互联网思维”是个伪命题,“任何方法论的核心都是一定要提供价值和创造价值,否则,所有交易都是欺骗。”

  此后,孟兵对外就鲜少发声,而是转向了传统,修炼起了内功,做起了供应链,不断迭代产品,稳健开店。

  在2016年,在众多互联网餐饮品牌几乎全线遇冷的情况下,西少爷门店的业绩实现了同比增长30%,所有门店实现盈利,净利润增长23%。

  也正因为如此,在2016年底,西少爷获得了1150万美元的B轮融资。完成新一轮的融资之后,西少爷开始加快开店步伐,目前在北京已经开出25家门店,另外,在11月还将新开6家门店。

  2、遇见小面卖起了烧烤,增加休闲属性

  2014年,宋奇在广州创立遇见小面,用重庆小面大单品切入市场,在两年的时间里,完成了4轮融资,并创下了33.8次翻台的记录。

  如今,3年过去了,市场变了,遇见小面同样也变了,据宋奇介绍,三年来,遇见小面的团队做了三件事,产品升级、品牌升级、组织文化建设。

  宋奇说:“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大家也不再只是追求速度,而是希望获得美好的用餐体验,一味追求翻台率也不合适,所以遇见小面原来的单品+快餐模式,需要往复合式产品+休闲模式走。”

  于是,遇见小面开始卖起了烧烤,同时,原来产品种类从原来仅10几款小面,增加到40多款,形成“小面+烧烤+小吃+饮品”的复合式结构,为的就是增加餐厅的休闲属性,留住顾客。至今,遇见小面已经开出14家店。

  3、人人湘创始人“出走”,管理权移交传统餐饮人

  2013年,号称是无收银员、无服务员、无采购员、无厨师的“四无餐厅”人人湘问世,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凭借两家店,获千万融资,估值过亿,被视为“未来餐厅”的典范。

  而在2016年7月份,创始人刘正却宣布退出人人湘管理团队,将手中有的股权赠送给原雕爷牛腩COO穆剑,并邀请其出任人人湘CEO。同时,刘正还宣布人人湘与人人湘系统供应商——香橙互动正式分家,两家公司开始独立运作。

  刘正的“出走”,穆剑的加入,管理权的移交,无疑是人人湘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穆剑在传统快餐行业浸染了十多年,曾任职百盛和小肥羊。加入人人湘后,短短几个月,穆剑就做出了诸多改变,提升了人人湘在传统餐饮层面的功力,逐渐将重心从营销转向产品,发展方向逐渐回归传统餐饮。

  试水餐饮零售化

  代表:伏牛堂,增加线上销售渠道

  2014年,张天一以法学硕士身份从北京大学毕业,创办了米粉品牌伏牛堂,凭借一篇《我硕士毕业为什么去卖米粉》的文章,在网络上引发一阵喧嚣。

  就在一片争议声中,伏牛堂先后获得险峰华兴、IDG、真格基金的投资,成为估值接近1亿的“新兴互联网餐饮品牌”。

  但不少人对其味道和性价比的诟病,使得伏牛堂的口碑一度大幅走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伏牛堂同样陷入沉寂,创始人张天一鲜少露面,对外则宣称正在闭关。

  如今,三年过去了,伏牛堂在京津地区扩展到20家门店,前不久,张天一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餐饮这块,我认为真正的消费升级是餐饮的零售化。”

  目前伏牛堂,除了原有的门店业务之外,还把核心爆品霸蛮速烹牛肉粉产品化,通过淘宝、天猫、每日优鲜、京东等线上渠道进行销售,开始试水餐饮食品零售化。

  沉寂后维持现状

  代表品牌:雕爷牛腩

  说起互联网餐饮的鼻祖,除了黄太吉,还有一个品牌雕爷牛腩。

  2012年,雕爷牛腩创立,定位“轻奢餐”,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便实现了所在商场餐厅翻台率的冠军,两家门店获得6000万融资,估值高达4亿元人民币。

  其创始人雕爷孟醒本就是互联网人,所以互联网营销手法自然是炉火纯青。但是,同样前期热度一过,过度营销的副作用就开始出现了,“不好吃”、“太贵”的吐槽不断,门店业绩下滑五分之四。

  在雕爷牛腩使出“众筹”大招后便淡出人们的视野,但随着原COO穆剑出走人人湘一事,雕爷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但之后,雕爷牛腩再次沉寂。就目前的经营状况来说,与其他互联网餐饮品牌做加盟、转型、探索餐饮零售化等新动作不同的是,雕爷牛腩几乎没有大的动作,在北京地区也没有继续开新店,目前有5家店的正在运营。

  职业餐饮网小结:

  这是一个各种商业神话频繁诞生的时代,却也是一个商业神话快速终结的时代!

  回顾过去的5年时间,互联网餐饮从兴起到渐渐归于沉寂,到现在已经鲜少人提起,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而那一年,以黄太吉为代表的的一批互联网人跨界进入餐饮,成为快速崛起的餐饮新势力,尽管争议不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兴起从不同途径和视角引领了潮流,加速了中国餐饮的进化,对于餐饮行业是有贡献的。

  如今,无论是转型、做加盟还是餐饮零售化也好,曾经的互联网餐饮品牌又开始新的尝试。毫无疑问,互联网餐饮的时代已经终结,下一个时代即将来临。

       推荐阅读:商虎俱乐部

  • Sonhoo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