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免费注册
您当前位置:企业新闻厅 >> 企业动态 >> 正文

加多宝遭中粮等股东反目 上市计划或搁浅

  • 分享到: 更多
  • 时间:2018-7-12
  • 来自: 证券日报

   加多宝遭中粮等股东反目 上市计划或搁浅

  本报见习记者 余若晰

  加多宝信誓旦旦提出重启红罐的计划:“奋战45天,做到有凉茶的地方,必须有加多宝,有加多宝的地方必须有红罐与金罐,全面引爆加多宝旺季销售,实现今年销售两位数增长任务,实现销量与利润双丰收。”

  理想归理想,现实总要更残酷一些。红罐加多宝还在市场上难觅踪迹之时,加多宝就因未如期履行合约承诺,接连被中粮包装和和奥瑞金(5.640, 0.00, 0.00%)两家上市公司“点名”。

  接连被 “点名”

  7月6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加多宝方面并未按照增值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中粮包装投资已于当天向中国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指在香港注册的、加多宝旗下的王老吉有限公司)、智首(原全资持有清远加多宝草本股权的公司)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

  中粮包装公告中提到的王老吉是加多宝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在香港注册的公司。

  从上述公告字面意思来看,因为陈鸿道没有按照约定将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草本公司中,于是,中粮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

  而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中粮包装于2017年10月30日正式入股加多宝,公司称,此举可提升集团的盈利能力,巩固集团包装行业的领导地位。可是, 8个月之后,还应处于蜜月期的双方却“反目”了。

  在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看来,中粮在加多宝最困难的时期进入,以20亿元换得30.58%加多宝的股权,并取得话语权。当时加多宝也急于找到一个靠山,因此,对于中粮的换股一事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是无奈之举,必定先保住命才重要。后来,加多宝通过地方政府获得融资,企业渡过危机,双方走到今天的局面,陈鸿道可能后悔当初与中粮的协定,否则中粮也不会去申请仲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日之后的7月8日,加多宝又收到了奥瑞金的“点名”。奥瑞金发布公告称,此前与加多宝签署的债转股协议,因加多宝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公司将采取措施,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

  据了解,2018年4月24日,奥瑞金和控股股东上海原龙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简称“加多宝中国”)、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清远加多宝”)签署了《关于债权转股权事宜的合作意向书》,约定奥瑞金有权对加多宝中国及其关联公司的债权人民币5.03亿元,及按年化6%利率计算至转股日的应付利息,置换加多宝集团重组后的拟上市主体或清远加多宝的部分股权,奥瑞金有权选择最终的被入股主体。

  有业内人士认为,奥瑞金为中粮包装第二大股东,在中粮包装发完仲裁公告后两天发出催促公告,不排除有两家公司联合向加多宝施压的可能。

  中金研报分析称,加多宝目前是中粮包装的重要客户之一,2017年约占公司营收的10%左右,本次仲裁虽不意味着双方关系的结束,但对未来双方的合作以及公司的经营业绩可能带来一定影响。

  反悔或为单独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加多宝总裁李春林今年3月份上任之后,提出了”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启动上市计划,三年内上市。”

  对此,李春林表示,“二次创业”对加多宝来说,首先是要上市。加多宝按照三年计划推动上市的战略,我们主动释放这个信号,把这个过程称为二次创业的过程。当下要聚焦围绕这个战略目标来展开,让有限的资源放在最需要的地方。

  毫无疑问,上市一直是加多宝最重要的计划之一。中粮包装董事会主席张新在3月末举行业绩发布会时也曾明确表示,未来在加多宝上市过程中,中粮包装将是一个重要参与者。

  可现在,与中粮反目的加多宝上市之路又将如何呢?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多宝与中粮包装“反目”之后,对于加多宝的影响非常大。如果说,中粮包装没有成为加多宝的战略合作伙伴,那么,对于加多宝的未来,无论上市也好、政府关系也罢,包括资金等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同样,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加多宝最低谷为了活命让步很多,但危机缓解后,重新找到发展机会并寻求上市实现自我融资造血,但如果要IPO那么与中粮之间关于品牌所有权的问题就成为障碍,而对于中粮来说,中粮希望收编加多宝补充饮料板块,但如果加多宝有心自己IPO,那么两者就会产生冲突。

  对于加多宝与中粮包装及奥瑞金之间近期发生的事情,以及公司未来的上市计划是否会受到影响?截至记者发稿,加多宝未给予回复。

  • Sonhoo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