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免费注册
您当前位置: 商虎中国 > 商虎资讯 > 艺术名家 > 名家艺术 >正文

她与草间弥生并驾齐驱 有哆啦A梦的万能手电筒

  • 时间:2018-02-28 00:00:00
  • 来自: 时尚芭莎

山下工美《fragments》

  “丑陋留驻于刻板印象和僵硬的信仰,而美丽存在于改变。”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副馆长Vicki Halper曾这样评价山下工美。人如其名,她的艺术就是创造与美的象征。

  创造与美

  如果说名字寄托了父母的爱与希望,那么在艺术家山下工美身上,名字也预示着未来的道路。父亲将她取名为“kumi”,正是借用汉字中“工”、“美”二字的美好意象——创造与美。

山下工美《fragments》

  如命中注定般,山下工美拥有了一份创造美的职业,成为美国艺术网站“My Modern Met”评选的21世纪十大前卫艺术家之一,与草间弥生并列。

山下工美《Arc》

山下工美《Chair》

  当山下工美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父母就在不经意间给她营造了充满艺术氛围的成长环境。她的母亲学习时装,她和两个姐妹的衣服都是由母亲设计和制作的。

山下工美《Veil》

  她的父亲是一位雕塑家,也是工业设计教授,对日本传统工艺有浓厚的兴趣。父亲会用铅笔和纸做简单而美丽的图画,向年幼的小姐妹解释万事万物。父母的影响就是这样潜移默化,小时候,只要山下工美独自一人画画或制作一些东西,她就会欣喜若狂。

山下工美《Question Mark》

  更幸运的是,山下工美的父母从未质疑过她。相反,他们给了她所有孩子可以要求到的支持。“我从来没有自觉地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我只是继续做我最喜欢的事情”,抱着这样的轻松态度,山下工美创造出了雅俗共赏的艺术。

山下工美《Lovers》

  横看成岭侧成峰

  山下工美的童年被艺术所包围,童心也包裹着她的艺术。在动画片《哆啦A梦》中,被机器猫的“谐音手电筒”的光线照射之后,就会变出谐音物品。山下工美也像艺术界的哆啦A梦一般,用光线变魔术。

山下工美《Child》

  山下工美“用光源与影子来雕塑”。她的创作材料虽然是单一光源与物件,但她擅于运用生活中的常见事物,重新演绎出超乎想象的新形象,打破既有的刻板印象预期。

山下工美《Clouds》

  她说自己最有兴趣的,也是花最多时间去观察的就是人。她有许多作品是用光源与物件打造出人的剪影。自然的曲线是最难呈现的,一个个如真人般的影子呈现出栩栩如生的模样,近乎魔法的出现。

山下工美《Pathway》

  如果不搭配特别营造的灯光,山下工美的作品可能只是满墙的色纸、零散的积木和凌乱的单人床。但是透过山下工美的巧手布局,观众反而会看见一张张细致的侧脸、屈膝而坐的女孩,还有优雅婀娜的倩影。更令人惊叹的是,影子虽然无法呈现表情,却在默然无语中传递了各自的喜怒哀乐。

山下工美《City View》

  山下工美的作品彻底打破人们的平凡预期,她不靠高科技,以最质朴的创意让人惊呼连连。她的作品让人们相信:“光影是生活的另一个维度,或许它是比持有更真实的东西”。

山下工美《Conversation》

  看到生活隐藏的模样

  如她的作品一般,山下工美是一位有光环的艺术家,她能够在平凡事物中发现与众不同。当我们习惯局限于材质的特性运用,艺术家却选择让它说出另一种故事。

  在这组由国旗组成的作品《Sunny days and starry nights》中,你是否能找到五星红旗?

  俳句诗歌、插花、禅宗花园中所见的日本审美,还有工匠所展现的专业工艺,这些传统影响了山下工美的视觉语言。在日本的成长使她看到两个对立的意识形态的奇妙共存,佛教、神道教的灵性与异化的同质心理,使她一直渴望拥抱全人类。这种广阔的眼界能让她看到那些被忽略的美。

山下工美《Someone else‘s mess》

  其中,“拓印系列”是从山下工美儿时的经验出发,将小时候用铅笔在纸上拓印硬币图案的经验,揉合窥探秘密的好奇心。她用笔记本、信用卡、鞋子等私人物品作为媒介,拓印出壮观的大型肖像。人跟物的连结,带给观众无意间窥探他人秘密的新奇童趣感受。

山下工美《贝克特在自己的话里》

  此系列中的《贝克特在自己的话里》,就是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贝克特的日记制成“字母印章”,拓印婆娑其间文字而成的贝克特肖像,堪称是重新演绎经典的独特创作。

山下工美“星座”系列作品《Mana》

  “星座”系列作品的尺寸都较为精致,远看是一张张人物素描,趋近观察则会发现素描的线条其实是一根丝线和无数的钉子。透过细心安排每一根钉子的位置,以一根丝线一气呵成地勾串,彷佛电影“一镜到底”的手法。透过如此细腻的铺陈,山下工美仅用一根丝线,演绎出天际星座般闪闪发亮的艺术品。

 
  • 成功三部曲
  • Sonhoo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