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免费注册
您当前位置: 商虎中国 > 商虎资讯 > 创业 > 创业新闻 >正文

一位创业者兼天使投资人的“一万美元”投资原则

  • 时间:2018-03-14 08:39:00
  • 来自: 青年创业网

乔尔是旧金山社交媒体管家Buffer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同时,他也是一名天使投资人。

自职业生涯开始以来,我共计投资过9家公司。鉴于之前从来没有讨论过投资这方面的事情,因而我打算在这篇文章中进行一个详细介绍。

我的天使投资观

首先,我投资的第一家公司,就是Kate Kendall的CloudPeeps。从名义上,我担任的是这家公司的顾问。在投资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Kate这个人,进入公司担任顾问让我有了进一步接触和了解她的机会。我个人非常喜欢她的做事风格以及她的产品,同时还非常喜欢这家公司的内部文化和工作氛围。

随后,在2014年12月,我自己的公司Buffer进行了一轮融资。在这轮融资中,我出售了一小部分公司股权,从而为自己创造了更多的投资空间。正巧当时CloudPeeps正在进行融资,而我作为顾问也提供了不少建议和帮助。

从数额上来说,作为自己的第一次尝试,我在CloudPeeps这家公司身上共计投资了1万美元。

于我而言,天使投资的风险和投资机遇究竟如何?

距离我投资第一家初创公司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间,然而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形式的收益回报。在这里,我认为有一点必须要说明,那就是在所有类型的投资交易当中,早期公司投资算是风险最大的交易种类之一。

在出售了公司部分股权之后,我确实有了更多的投资空间,可当时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部署自己的投资计划,毕竟之前也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之多的财富,因而也就不需要过多考虑投资的事情。于是,我当即就决定,通过学习来深入了解那些不同种类的投资交易,再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找到一些能够投资、值得投资的目标公司。

具体说来,我根据风险高低罗列出了三种投资形式:

 

  • 较低风险到中等风险的投资,金额在40万美元左右,目标是债券;

  • 中等风险到较高风险的投资,主要就是股票市场的投资;

  • 较高风险的投资,主要就是虚拟加密货币以及初创公司的投资。

 

虚拟加密货币投资之所以高风险,主要就是因为波动性较大。而初创公司投资风险更大,主要就是因为完全看不到具有流动性的收益回报。也就是说,一旦投资之后,是无法随时拿回初始投资资金的。你真正的投资回报,是与公司发展牵引力以及创始人决策有着密切联系的。

众所周知,大多数新兴初创公司最终都会遭遇失败。所以,投资一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公司,当然就有着比较大的风险。但如果这家初创公司最终取得了成功,那么在高风险的同时,你也就能拿到高收益。即便你当初投资的金额非常小,到最后也能拿到相当可观的回报。

而我在决定投资哪家初创公司的时候,主要依据就是看自己能否接受投资完全打水漂。不过,说到底,天使投资更多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一些愿望,比如说自己想为哪些行业、哪些公司做点贡献。因为我还是会通过其他一些投资方法来赚取收益、积累财富,毕竟在钱不打水漂的前提下,天使投资属于放长线钓大鱼的投资种类。

我的投资原则

对于某些天使投资人来说,等到曾经投资的早期初创公司最后成功退出的时候,自己是能够拿到相当可观的收益回报的。至于我,目前还没有出售Buffer,而且短时间内也没有这样一项计划。而之前融资时卖出一小部分股权,也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手头的资金宽裕一些,以便享有一些额外投资空间。当然,也只是一些空间而已,与其他那些专业的天使投资人相比,我这点资金根本就不算什么。除此之外,鉴于我现在仍然全身心投入在Buffer的日常运营当中,所以从事额外天使投资活动的时间也不是那么充裕。

因此,我进行天使投资的流程更多是出于爱好,并非专业人士的意见,是对我这一段时间内几项投资活动的总结。

首先,为了降低天使投资的难度和风险,我奉行的是“1万美元原则”。也就是说,截至目前,不管是什么公司,我最开始的投资金额都是1万美元,相当于是自己制定的一个硬性规则。

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我也知道1万美元对于一家初创公司来说,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再说,有些公司根本就不屑于你这1万美元的投资,更懒得为了这样一笔小规模投资,让你在股权结构表上占一个位置。所以,对于很多公司创始人来说,他们看中的并不是我这区区1万美元的投资,而是我在行业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和教训。他们很乐意让我担任公司的顾问,为他们提供一些咨询建议。而我也非常幸运,自己能够成为这些优秀公司的投资人和顾问。当然了,如果有些公司认为我的投资数额太小而拒绝让我加入,我也不会沮丧或失望。

虽然我平时不会有太多时间去做广泛的分析,也不会像专业投资人一样看待这些投资交易,但我还是很喜欢与那些公司的创始人互动交流的,也很喜欢帮助他们解决遇到的问题。因此,作为顾问,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电话和邮件上,尽自己所能为各位创始人回答一些问题。

除了1万美元原则,我还有一个习惯,只要条件允许,通常都会接着进行后续投资。如果我手头的资金状况允许的话,我会在目标公司的未来融资轮中加倍投资。至于这样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上文也说过,初创公司的失败概率是非常大的。如果某一家初创公司能够进行第二轮及以上融资,那么最后取得成功的可能性显然就会更大。虽然这也不是必然事件,但总归几率是要大一点的。

我的完整投资时间线

我是在2014年12月首次涉足天使投资,最后一次天使投资活动则是在2016年8月。具体时间线和投资公司名单如下:

 

  • 2014年12月:CloudPeeps

  • 2015年1月:First Code Academy

  • 2015年2月:inDinero

  • 2015年4月:Conversio

  • 2015年6月:HappyMed

  • 2015年8月:Crew(现为Unsplash)

  • 2015年11月:Outsite

  • 2016年4月:CloudApp

  • 2016年8月:Akkroo

 

在所有这些公司当中,我的投资金额均为1万美元。不过,有几家是用欧元和英镑投资的,所以金额有些许变动,为了与相应货币保持一致。

或许,从上面的时间线能够看出来,我的投资活动时期大约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而且,在最近的一年半当中,我基本上也没有再投资了。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在2016年夏天,我们Buffer的现金流出现了一点问题,而我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主动提出到2017年年初把自己的工资降低40%。

去年,公司在人事上又出现了一些重大变动。其中,我的联合创始人,即公司的首席技术官选择了离职。所以,我又必须要集中精力帮助公司顺利度过这次变化和转型。而且,我还自掏腰包拿出25万美元的资金买入公司的股份,让团队中的其他几位成员能够拿到自己的投资回报。这样一来,我自己额外的天使投资活动就不得不先暂停一段时间了。

我选择投资对象是为了满足一些小愿望

其实,我自己本身也是创业起家,后来才逐渐开始投资。所以,我心里就总想着,有一天要通过自己的建议和投资,来为其他那些创业者提供帮助。因而,每当遇到什么困难,觉得自己难以支撑下去,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因为我还要尽自己所能为其他创业者提供帮助。

而且这一路以来,我也发现,帮助他人是能够让我感受到快乐的事情之一。在我看来,投资其他初创公司就是一种帮助他人的全新方式。这里的帮助,不仅仅是指为他们提供物质帮助和资金支持,更是包括为投资组合中的公司提供咨询建议。

在我投资的所有公司当中,有好几家都是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而这也是我个人非常满意的。自成立以来,Buffer已经走过七个年头,即将迎来自己的八岁生日。目前,公司的员工数量超过70人,每年的营业收益也超过1700万美元。对于我们来说,现在公司的发展状态,肯定是与刚起步时有所不同,但表现还是非常突出、令人欣喜的。

帮助公司创始人享受一定的自由

在我看来,有些事情光嘴上说说或是手上写写是完全不够的,比如对于独立个体来说,白手起家创建一家公司究竟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在Buffer的创建和发展过程中,我也遇到过不少黑暗时刻、经历过不少低谷时期。但我很幸运,能够拥有一支优秀的团队和一个美满的家庭作为坚强的后盾,同时也接收到了别人热情和友好的帮助。因而,在这些困难和挑战的历炼下,我已经拥有了一个较为健康和平衡的思维方式,能够带领Buffer一直向前发展。

可惜的是,虽然投资人确实能够为公司创始人提供一些咨询建议,向他们分享自己的一些经历和学到的经验教训,但在事态较为严峻的情况之下,投资人往往又会带来一些额外的压力。因为许多投资人并不相信着眼长远的发展方式,能够帮助公司创始人渡过难关,最终带来最佳收益回报。

而且,在现实生活中,我也见过很多真实案例。随着公司的发展和成长,不少创始人就逐渐失去了原有的自由,在诸多方面受到限制。或许,在他们的带领之下,公司一年的营业收益能够达到数百万美元,能够为数十人创造工作岗位,但他们自己却出现过度劳累的现象。再加上他们都结婚生子之后,扑在工作上的时间相对就会减少,花在家庭上的金钱相对也会增多。在创业的过程中,这些都是真切存在的矛盾难题。

其实,在我看来,公司创始人不应该陷入这样一种困境,而是应该享受更好的生活。投资人应该为他们提供支持,保证他们享有一定的自由。与此同时,保证自己的投资拿到收益回报。无论如何,我是支持创始人及其团队享有充分自由的,也是鼓励他们着眼长远带领公司向前发展的,并不赞成他们纯粹追求未来快速退出市场而牺牲健康和金钱等等。

好在我们Buffer的投资人都还比较开明,从他们身上我有幸看到了初创公司投资交易各个不同方面。Buffer投资人既包括天使投资人,也包括一些风险投资公司,他们的做事风格和平时习惯的运营方式都大不相同。作为投资人,我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倡导大家多多关注创始人的心理健康状态这类问题,尽量提供多于传统方式的自由和平衡。而且,我也早已决定,只要不是什么非常恶劣的行径或是非常糟糕的状况,我都是站在公司创始人这一边的。

未来的发展展望

虽然在投资初创公司这方面,我一直秉持着等待和观望的态度,但我还是对自己截至目前的天使投资活动非常满意。能够加入一些初创公司,为创始人提供建议和帮助,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在如何成为一名更加合格的初创公司投资人以及顾问这个问题上,我还有太多太多需要学习。在这一过程中,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如果你对某件事一无所知,那么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直接上手做,从最为真实的亲身体验当中学到相关知识。

  • 成功三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