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登录免费注册
您当前位置: 商虎中国 > 商虎资讯 > 创业 >正文

河南鹿邑:从“村子刷”到“国际刷”

  • 时间:2018-10-02 19:56:07
  • 来自: 网络整理

  24岁的河南鹿邑小伙子梁志国不会想到,自己手头精心制作的化妆刷,会出现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端化妆品柜台上。

  作为老子故里,每年这里都要接待上百万世界各地前来拜谒游玩的人们。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游客,把化妆刷系列产品作为当地的特产带回家。

  一把化妆刷,从乡村“刷”到国际。河南鹿邑县因此成为响当当的“中国化妆刷之乡”了!

  变废为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1977年,23岁村办小学教师谢国银,到天津一位外贸部门上班的亲戚家玩,恰巧这位亲戚正在组织一批外贸订单。跟着亲戚,谢国银见到这批一斤售价几十元的天价“宝贝”--包装成捆的羊毛,却让他大跌眼境。

  上世纪70年代的鹿邑县,村集体养羊,家家户户也养羊,不少公社(乡镇)、大队(行政村)都建有屠宰厂,玄武等公社还建有不少皮革厂,但大量的羊毛却派不上用场,甚至成为丢弃在沟渠里的垃圾。

  羊毛咋恁值钱?如果在老家鹿邑县加工羊毛,岂不是一本万利。谢国银萌生创业念头。谢国银立即返回鹿邑,将自己的想法向大队干部和盘托出,大家一拍即合。

  随后,高薪聘请天津尾毛加工师傅,在全村挑选30多个精壮后生,每人每天12个工分(约合1元),在张店公社宋坑大队大谢庄,建起了鹿邑第一家村办尾毛加工作坊。

  干了才知道,尾毛加工是一个很细很考验耐性的活,仅成品羊毛就分几十种。在天津师傅手把手传授下,连针线都没摸过的小伙子们,大家从学习挑拣羊毛开始,一步步攻克水洗、梳理、分尺、墩把(杯)、包装等各个加工环节技术难题。起初以加工市场需求大的制笔羊尾毛为主,后来拓展到制刷用的羊毛,也慢慢形成了50克规格尾毛制笔、200克规格羊毛制刷,从35--80毫米、每3毫米左右一个尺寸的几十个尾毛原料系列品种,被外贸公司所认可,借助后者将产品销往日本、韩国等。

  创办初期,用料不大,大家用板车就近收集废弃羊毛。后来,随着产量增加,工厂购置了几辆自行车,按每斤0.1元的价格,到全县各个屠宰厂、皮革厂收购羊尾毛。村办企业规模一扩再扩,十里八乡村民纷纷来务工学习,但仍满足不了一再增加的外贸订单。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的春风拂过鹿邑。熟练掌握加工技术的谢绍锋、秦应成、杜树林、陈国良等人,纷纷效仿谢国银,就近找个二三十人,利用自家的庭院办起了羊尾毛加工厂,成为鹿邑最早的一批“万元户”,也培养了一大批熟练工人。

  进入九十年代,自己当“老板”的人越来越多,张店乡(后改镇)的羊尾毛产量也越来越大,在全国也羊尾毛原材料市场颇具影响力。当时,韩国、日本化妆刷企业已经在河北、天津、深圳等地合资或独资设厂,一些企业采购人员慕名来到鹿邑。

  “通过和韩国客商接触,一问价格,每公斤100多元,而中间商最好的才给我们不到80元。大家这才开始主动出去闯市场。”提起当年南下创业,河南亿鑫源化妆有限公司董事长谢绍锋深有感触地说。

  南下淘金,抢占全国市场

  梁庆之是鹿邑县张店镇人,早年在洛阳从事外贸行业。上个世纪90年代初,而立之年的梁庆之,决心“下海”经商,带领几十个鹿邑老乡到深圳从事羊尾毛加工,并通过为欧美、韩国等化妆品企业代加工化妆刷系列产品,逐渐延展产业链条,掌握了制刷“核心技术”。深圳是化妆刷产业对接国际市场的窗口,借助发展机遇,一部分人当上了老板,甚至成为当地行业巨头。梁庆之便是其中一位。

  在梁庆之、谢绍锋等鹿邑在外“能人”带动下,熟练掌握尾毛加工技能的年轻人,也不再甘心守着“小作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纷纷南下“淘金”,从事尾毛加工的鹿邑人越来越多,逐步遍及深圳、东莞、义乌、宁波、天津等全国各大城市,原来的打工者也慢慢成为企业家。

  伴随着在外老乡生意的风生水起,对尾毛原材料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在家的加工企业随之扩大生产经营规模、增加用工人数,更新设备,但仍供不应求。鹿邑的加工集散地也由张店镇逐渐辐射到生铁冢、赵村、试量、邱集、观堂等乡镇,大小尾毛加工企业发展到1000多家,年产羊毛3000多吨,尼龙毛9000多吨,占全国尾毛加工出口量的80%以上,产品远销法国、美国、俄罗斯、日韩、欧盟、中东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了当时“中国尾毛之乡”的美誉。

  “发展壮大县域经济,有效的创业就业是关键。鹿邑通过鼓励返乡创业,带动就业;扶持尾毛化妆刷产业,促进一方兴业。”鹿邑县委书记梁建松说。

  引凤还巢,多项红利带来“雁阵效应”

#p#分页标题#e#

  在鹿邑化妆刷产业园,亿鑫源等四家化妆刷企业既各有门户又连成一片,它们的老板都是鹿邑老乡,两年前还在深圳办厂。昔日孔雀东南飞,是什么让他们如今抱团把家回呢?变化来自鹿邑县实施的“凤还巢”工程。

  2015年,鹿邑县规划建设了800多亩的化妆刷产业园,重点打造化妆刷特色小镇、化妆刷街区、化妆刷创业园区等化妆刷产业培育平台,完善财政支持、金融支持、定向减税和普遍性降费、提供创业场地等四项创业政策体系,引入四位一体维护返乡农民工劳动保障权益机制等一系列含量金高的创业就业优惠政策。

  当年底,年过花甲的梁庆之决定将化妆刷生产从深圳转向老家鹿邑,“主要考虑到老家鹿邑有羊尾毛加工传统,民众普遍有‘刷羊毛’等手艺,具有劳动力优势,且有各项扶持政策。”

  梁庆之的回归,让当初跟着他南下的30多位老乡也陆续回来。其中就另一位当年到深圳打拼的老乡谢绍峰。

  “政府为我们搭建回报家乡、反哺社会,展示成就、带动乡里的广阔舞台,这个美丽全球女性的产业一定会越来越好。”谢绍锋充满信心地说,鹿邑化妆刷企业互利互通共赢,就像亿鑫源与其他三家企业,车间从南头到北头是一个大通道,接着了大客户、大订单,大家联手起来,抱团一起做。

  在亿鑫源化妆企业生产车间,谢刘勤在自己的工位上紧张忙碌着。在深圳化妆刷工厂工作了12年的谢刘勤,在前年选择回到老家鹿邑。作为联结全球女性的化妆刷生产基地,鹿邑集聚的数十家化妆刷企业给他提供了充足就业机会。

  谢刘勤和她的工友们制作好的化妆刷将贴上宝洁、欧莱雅、香奈儿、玫琳凯、雅诗兰黛等国际品牌,抵达法国、美国、俄罗斯、韩国、欧盟、中东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商场超市,服务全球女性。

  截至目前,百余家化妆刷及配套企业落户鹿邑,形成了化妆刷生产所需的尾毛、口管、铝皮、木柄、拉丝、箱包等配套完整的产业链,年产值35亿元,羊尾毛产业整个链条从业人员达6.6万人,荣获全国农民工返乡创业基地县。

  “我们引导大家按照‘小企业、大产业,小个体、大群体’的发展思路,变做毛为做刷,变原料供应为生产终端产品,为县域经济注入发展新活力,为乡村振兴提供产业支撑。”鹿邑县长李刚表示。

  转型升级,推动化妆刷产业高质量发展

  在河南海新化妆用品股份有限公司,60多位新工人端坐在宽敞明亮的企业员工孵化车间里,韩国企业管理人员巡回指导,以工代训赶制一批高端化妆刷产品。“她们已经能够熟练把握化妆刷各个生产环节技术标准,将成为中韩合资企业的技术骨干,确保新厂房一建成即可投入生产。”企业董事长秦应成告诉记者。

  秦应成早年在河北从事化妆刷代加工业,借助县“凤还巢”工程各项政策红利,建立起自己的化妆刷企业,并创立“寇莲娜”“海馨”等自主品牌。去年,由海新化妆控股,与韩国化妆刷企业正一集团合资建新厂,携手进军全球化妆刷中高端市场。

  在秦应成的影响下,一些具有化妆刷终端产品生产能力的规模企业,纷纷开发自己的产品,先后注册50多个化妆刷自主品牌。

  为推动尾毛化妆刷产业转型升级,鹿邑县筹建国家级化妆刷质量检测中心,制定的化妆刷地方标准,填补了我国此类产品地方标准的空白,涵盖产品技术要求、试验方法、检验规则和标志、包装、运输、储存等技术要素,这将为鹿邑县化妆刷产业提质增效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世界的化妆刷产业看中国,中国化妆刷产业看鹿邑。“现在,我们把生产基地转移到鹿邑县,深圳还有办事处,负责对接国际订单,接待世界各地客商。”梁庆之说,鹿邑已成为重要的化妆刷生产基地,未来将带动各类化妆用具、化妆品等产业发展,成为国际美丽产业集散地。(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夏先清 通讯员:杨光宏、李明霖)

  • 成功三部曲